BT神话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登陆论坛,无广告弹窗免费杀毒软件下载
查看: 3870|回复: 37

[古装|言情|宫廷|剧情] 寂寞空庭春欲晚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3-23 22:39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◎片  名 寂寞空庭春欲晚
◎别  名 
◎年  代 2016
◎国  家 内地
◎类  别 古装|言情|宫廷|剧情
◎集  数 37
◎导  演 吴锦源
◎主  演 刘恺威|郑爽|张彬彬|米雪|张芷溪

◎简  介

  一曲箫簧合奏,引出一段盛世情错。康熙十八年春,皇帝前往保定行围。是晚随驾的御前侍卫纳兰容若,听皇帝吹奏一曲铁簧《月出》大营远处有人以箫相和。纳兰听出吹箫之人是自己籍没入宫的表妹琳琅,情不自禁神色中略有流露。皇帝遂命裕亲王福全去寻找这名吹箫的宫女,意欲赏赐给纳兰。不想福全认出琳琅就是皇帝倾心之女子,私下移花接木.另择他人指婚给纳兰,并将琳琅派至御前当差。待皇帝对琳琅情根深种时,方知她即是纳兰的表妹……天意拨弄,一错再错,一路行来,风雪多明媚少,终是梨花如雪空寂寞。

◎角色介绍

康熙 演员: 刘恺威
介绍:     大清朝第四位皇帝,中国历史上最英明神武的帝王之一。杀伐决断,冷面柔情,他是最成功的帝王,也是最孤独的寡人。八岁登基,十四岁亲政,十六岁擒鳌拜,二 十九岁平三藩,文才武略,睿智过人,这是康熙在世人眼中不可超越的耀眼履历。然而在夺目的表象之下,只有少数人才关注他内心的伤口:父亲顺治在玄烨八岁时 出家,母亲在玄烨十岁时亡故。连康熙自己也说:父母膝下,未得一日承欢。除了把康熙一手带大的皇祖母是康熙真正的亲人,处处为皇帝着想,其他人从未停止对 康熙的算计。朝堂众臣追名逐利,后宫三千争宠弄权,都无一人能体会这个帝王内心深深的孤独。九年前,一场意外,康熙救下琳琅,琳琅在危难之中对自己不离不 弃,康熙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被她触动。九年后,两人再次相遇,康熙不可自拔爱上她,康熙希望她也能爱上自己,陪伴自己,与自己共度百年孤独。这是康熙生平第 一次真正上爱一个人,生平第一次放下身段去追求,生平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违抗皇祖母孝庄之命,没想到也是生平第一次被拒绝,用情已深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琳琅 是自己最信任的好兄弟容若的心上人........  
卫琳琅 演员: 郑爽
介绍:     良妃,阿布鼐之女,长庆之妹。出尘淡然,与世无争,楚楚可怜。琳琅出身贵胄,自小被父母宠爱。本可以无忧无虑长大,父亲却被查出与鳌拜勾结的证据。康熙下 令绞杀鳌拜余孽,阿布鼐家被满门抄斩。琳琅亲眼看着双亲惨死在自己面前,逃亡之中被少年康熙所救。本约定好三天后相见,却被暗害失忆。失忆后,琳琅以包衣 奴才的身份生活在纳兰府上,处处受到纳兰府其他下人的排挤,琳琅因此养成了小心谨慎,与世无争的性情。明珠屡屡想把琳琅赶出纳兰府,都被容若阻止。琳琅在 容若的庇护和疼惜下长大,两人青梅竹马,感情笃深。但明珠容不下琳琅,把琳琅送进宫里的辛者库,任其自生自灭。琳琅本以为此生就这样在深宫中寂寂而终,康 熙的出现扰乱了她的生活,而她与容若的重逢也让她燃起了希望。琳琅像是被卷入了风暴的中心,一不小心行差踏错就是粉身碎骨。即使是这样被命运捉弄着,琳琅 从未低头,努力追求着自己的幸福。然而命运再次捉弄了她,经历重重波折,琳琅终看清自己心意,爱上康熙,然而此时琳琅恢复了记忆,一边是血海深仇,一边是 痴心爱人,她该如何抉择.........  
纳兰容若 演员: 张彬彬
介绍:     纳兰明珠之子,惠妃之弟。大清第一才子。文武双全,风流倜傥,多才多情。从小就喜欢表妹琳琅,在阿布鼐府满门抄斩后,容若不顾父亲的阻拦,留下琳琅,和她 一起青梅竹马长大,教她读书弄墨,抚琴吹箫。希望能用爱来抚平琳琅的伤痛。但明珠一直容不下琳琅。容若相约与琳琅私奔,琳琅却被明珠送到宫中辛者库。三年 后,两人再次相遇,容若动用所有办法把琳琅弄出宫,但是命运弄人,琳琅恢复记忆,决定留下来刺杀康熙复仇。容若得知后只能冒死与康熙争夺琳琅,希望琳琅能 放下一切,因为不愿这两个自己深爱的人受到任何伤害.........  
孝庄 演员: 米雪
介绍:     玄烨的皇祖母。大清后宫端庄大气,巾帼不让须眉的典范,是着有开阔眼界和大智慧的女子,岁月的沉淀使她有洞察的犀利,理智的头脑和从容不迫的威严。她将一 生都奉献给了清廷,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祖宗的基业能够世代相传。玄烨爱上琳琅,孝庄一开始是成全的,觉得不过是一个皇帝喜欢的人。然而她却估错了玄烨对琳 琅的用心,玄烨竟然爱琳琅爱到了疯魔的地步,明明知道她是来报仇的罪臣之女,还容许她呆在自己身边。孝庄害怕发生在福临身上的事在玄烨身上重演,她不愿玄 烨重蹈福临与董鄂妃的覆辙,更不能容忍一个小小女子毁了皇帝,毁了大清的江山。她不惜让皇帝许下今生不得迎娶卫琳琅的绝情誓言。孝庄不是没有爱过,不是不 知道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痛苦,但她知道,既然身为帝王,注定了孤独是他的宿命。而她将与康熙共同承担这命运。...  
画珠 演员: 张芷溪
介绍:     与琳琅一同入宫的好姐妹。入宫后意外被康熙宠爱,但后来得知原来康熙只是为了掩人耳目,保全琳琅,才宠爱自己。其实康熙一直爱的都是自己的好姐妹琳琅,根本没有爱过自己,便开始嫉妒琳琅,做了许多坏事,和琳琅的姐妹关系也发生了变化。后来被赐以三尺白绫,自绞于宫内。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...  
长庆 演员: 张晓晨
介绍:     阿布鼐之子,琳琅之兄长。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在父母的疼爱下长大,爱护妹妹,孝顺双亲。然而剿灭鳌拜余党那一天,一切幸福灰飞烟灭。玩弄权术的是朝 臣,无辜的是孩童。长庆就是这个曾经最无辜,却饱受复仇折磨的受害者。灭门惨案彻底扭转了长庆的人生道路,眼看着双亲惨死在自己眼前,无论曾经多么柔软明 亮的内心都被复仇的狂草疯长覆盖。原本可以鲜花着锦的未来,瞬间充满了暗黑的戾气。在宫中潜伏的日子里,唯有一个人给了他温暖,那就是芸初。这个单纯善良 的姑娘重新挖掘出了他内心深处的柔软。让他发现原来一个人生无望的人也可以得到甜美的爱情,为此他感激芸初,珍惜这束得之不易的光亮。甚至一度,他贪恋上 了这光亮,这温暖,想放弃复仇,想要摆脱受害者的身份,丢掉复仇者的面具。然而芸初死了,他的生命之光熄灭了,只剩漆黑绝望的一片。此生已无可恋,从此黑 暗为伍,万劫不复。...  
惠妃 演员: 王若心
介绍:     纳兰明珠之女,容若的姐姐。惠妃出身诗书礼仪之家,从小耳濡目染,通读经史子集,精通琴棋书画。比字也不识几个的寻常宫人有更多见识,更多贤良淑德,识大 体的品质。康熙为着这份与众不同,后宫妃嫔之中最敬重惠妃,把她当做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。惠妃也因为这偏爱,在后宫之中地位稳固,深得孝庄喜爱。但琳琅的 出现轻而易举就夺走了康熙的爱。惠妃的嫉妒不是因为琳琅是否比自己更秀外慧中,而是因为她自始至终没有得到的康熙的爱情,被琳琅轻而易举地得到了。惠妃的 悲剧就在于她爱上了一个不爱她的人,争夺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爱情。惠妃一开始还按捺着,只是想方设法把琳琅送出宫去,没想到琳琅恢复记忆,主动留下来。更 没想到,康熙爱琳琅已经到了置生命于不顾的地步。惠妃变得疯狂,既然不能送她走,那么就铲除她。原来只有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会伪装出贤良淑德的假象,但没有 了他的爱和注视,惠妃的疯狂与狠毒和其他狭隘愚昧的宫人无异。...  
翠隽 演员: 程砚秋
介绍:     琳琅的姐妹。爱恨分明,果决勇敢,泼辣爽脆,刀子嘴豆腐心。喜欢容若,因仰慕容若的才情,视容若为偶像。一直把琳琅引为知己,把喜欢容若之事全部告诉琳 琅,却不知此举刺痛了琳琅的心。后来知道容若和琳琅之间的感情,气愤琳琅没有把自己当成朋友,一直欺骗自己。嘴上说讨厌琳琅,但其实并没有因此放弃和琳琅 之间的友谊,甚至想成全琳琅和容若。直到琳琅竟然出卖自己与容若“私相授受”,翠隽与琳琅心痛绝交。后发现琳琅是为了复仇才与自己撇清关系,一切都是为了 保护自己。了解到琳琅的真实目的后,翠隽原谅了琳琅。...  
芸初 演员: 刘恬汝
介绍:     琳琅初入宫时在辛者库结识的姐妹。单纯善良,甜美可爱,率真天然。在四姐妹之中年龄最小,心思最单纯。是个呆萌可爱的小吃货。在辛者库与众姐妹相识,最喜 欢琳琅,真心实意待琳琅。在琳琅陷于危难之时毫不犹豫出手相救。因为救助琳琅有功被提到御膳房当差。和长庆相识后喜欢上长庆,玻璃般透明美好的内心打动了 长庆。后琳琅复仇行动暴露,芸初为此付出生命代价。她的死燃起了长庆和琳琅的复仇之火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...  
玉箸 演员: 刘萌萌
介绍:     辛者库管教姑姑。为人稳重,心地善良。在琳琅、翠隽、芸初和画珠初入宫在辛者库当差时,玉箸带领这四个人。玉箸既是四人的长辈,也是四人的朋友。四人之中最疼惜琳琅,知道以琳琅的人才绝不会被埋没在辛者库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...  
      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23 22:49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1集:少年帝王生擒鳌拜 全家被屠侥幸逃脱


        清 康熙八年(公元1669年),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帝王爱新觉罗.玄烨,率 纳兰容若等一众少年计划生擒权臣鳌拜,皇宫内玄烨以以激将法逼得鳌拜动手,鳌拜身为大清第一武士,根本不把这些黄口小儿放在眼里,纳兰容若与二十余名少年齐心协力将鳌拜用锁链拴住,鳌拜兽性大发,挣脱锁链挥向玄烨,容若反身将皇帝压在身下,自己挨了鳌拜一鞭,正当鳌拜将皇帝逐渐拉近时,容若挥起一块大木头向鳌拜击去,鳌拜猝不及防,被打倒在地,众少年一拥而上将鳌拜生擒,玄烨当众宣布鳌拜罪行数条,判其终身监禁。

鳌拜被擒,皇宫外声势浩大的余党清剿随之开始,这日正逢阿布鼐之女良儿十岁生辰,年纪幼小的她正与娘亲哥哥在后园玩耍,阿布鼐慌张地闯进后园,让大家收拾行李立即就走,一家人还未走出门口,皇帝派来清剿的官兵已到,阿布鼐大儿子愤起反抗,官兵因此对阿布鼐全家大开杀戒,良儿目睹全家被屠,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口,额娘临死之前叮嘱良儿,要她去纳兰府找容若哥哥。

良儿一路打听着去把投奔表亲纳兰家,却被人贩子拐跑,醒来发现自己被双手捆绑,囚禁在一辆马车上。皇帝与纳兰微服私访,正碰上鳌拜的死卫前来行刺,皇帝一人追踪刺客,却误入埋伏,幸亏他武艺高强,险险避过死关,抢过一匹马夺路而逃。良儿趁人贩子不备,从飞驰马车窗跳下,想要乘机逃走,人贩子发现后追了过来,危急时刻正与皇帝相遇,皇帝将良儿拉到马上,两人一起驾马逃走。身后追兵眼看就至,良儿在马后捆上树枝,让马儿引开追兵,两人就近躲了起来,皇帝在一块石头上留下记号,说有人会找到自己。皇帝与良儿到山洞暂避,良儿为受伤的康熙捆绑伤口,而后又用哥哥教自己的方法生起了火,康熙赞叹不已,良儿想起死去的哥哥,却潸然泪下。

皇宫之内,皇帝失踪的消息已经传开,皇太后命亲卫们立即去寻找皇帝,亲卫们赶来碰上容若,容若看到皇帝留下的记号,推测他应该就在不远处。良儿想起亲人的惨死悲痛不已,皇帝在她手心画了一只老虎,让这只百兽之王保护她。皇帝听到外面有人寻来,他拉着良儿走出山洞,见那些追杀自己的人已经追了过来,康熙决定独自去引开敌人,他夺下一只马,让良儿赶快逃走。


  
  
  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23 22:49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2集:良儿被送入宫


        负伤的皇帝独自挥剑冲向刺客,良儿喊着皇帝的名字“叶三”,被飞驰的骏马带走。就在皇帝不知倒地时,容若与亲卫们及时赶到,将刺客斩杀殆荆皇太后听说皇帝被鳌拜党羽袭击的事情,命令纳兰大人将其党羽全部剿杀,纳兰大人忧心忡忡地回到府中,却碰上良儿投奔而来,纳兰大人不想留下这个隐患,容若与姐姐极力相劝,纳兰大人犹豫不决。容若到房中安慰痛苦的良儿,好不容易才劝得她安睡,纳兰大人忧闷不已,他的义子纳兰逸察言观色,决定为义父除掉这个隐患。

纳兰逸深夜刺杀良儿,就在刀要砍上她的瞬间,容若从后面将刀架住,让良儿快跑,良儿仓皇而逃,纳兰逸却很快追踪而至,一脚将良儿踢下吧深水池,良儿的头撞到水中的硬石上,顿时血染水池。容若扑下去抢救起良儿,容若的姐姐扯下袭击者的面巾,看到是纳兰逸,顿时明白了一切。良儿醒来忘记了一切,忘记了家门被屠,也忘记了与 康熙的约定,她时常站在水边,问自己是谁?容若为保护良儿为其改名 卫琳琅,留在府中照顾。时光荏苒,容若与琳琅一起长大,青梅竹马,感情笃深,但纳兰明珠忌惮琳琅身份引来祸患,偷偷把她送入宫中为婢。

一晃几年过去,曾经的少年都已经长大,曾经的少女也已经出落得娉婷动人。这一年皇帝率大臣外出行猎,一时兴起与容若斗起了摔跤,皇帝的行帐之外,一群辛者库的婢女也在饶有兴味地猜测着比赛的输嬴。皇帝与容若难分胜负,快马送来前方的捷报,这让帝心大悦,皇上与容若泡温泉,他问起容若的婚事,想要为他指一门好亲事,容若早已心念良儿,拒绝了皇帝的提议。

皇帝兴尽返回营帐,贴身太监在为皇上穿衣时,发现皇上的衣服上有一个破洞,他想把衣服扔掉,皇帝却只让他缝补好就行。总管太监拿着衣服去找玉姑姑帮忙,玉姑姑见是皇上的衣服,不敢轻易接下,婢女 画珠却接过衣服应下了这门差事,玉姑姑责怪画珠行事莽撞,皇帝的衣服缝补不好,是要被怪罪的,画珠突然想到一个人,说可以找她帮忙。画珠找到卫琳琅帮忙缝补皇上的衣服,卫琳琅决定选用颜色相似的丝线,再在上面绣上一些花纹掩盖,画珠感激得不得了,琳琅为救画珠,只得彻夜赶工。


  
  
  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23 22:50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3集:暗中下毒 居心叵测


        皇上询问小德子衣服是谁补的,小德子回答是辛者库一名宫女,皇上迫不及待令小德子将那宫女宣来,小德子认为半夜宣召实在不便,还是改在明早再说,皇上让他千万不要忘记。良儿的哥哥阿思海,化名 长庆隐藏在太监中,他半夜秘密去见一名神秘女子,神秘女子交给他一瓶药,让他按计划行事。两人刚刚商谈完,长庆发现外面一名小太监偷听,他上前与其打招呼,趁其不备将他杀了。小德子前往辛者库宣召为皇上补衣服的宫女, 画珠抢先而出,说衣服是她补的,小德子领她去见皇上,皇上心中存着一丝希冀,期望她就是自己寻找的良儿,但当画珠唱起童年的歌谣,皇上知道这只是一个误会而已,他意兴阑珊地让人打赏了画珠,便让她下去了。画珠高兴地回到辛者库,叮嘱琳琅一定不要把补衣服的事情说出去,琳琅本不想攀龙附凤,便答应了她。

琳琅在河边一边洗衣,一边唱歌,皇上被她的歌声吸引着走了过来,却一不小心撞倒了晾衣服的架子,所有刚洗好的衣服全都倒在了地上。皇上撒谎说自己是侍卫,琳琅不疑有它,让他把所有的衣服重洗一遍,皇上哪里会洗什么衣服,琳琅看着他的架式目瞪口呆,两人将洗好的衣服一起拧干,皇上一使劲,把琳琅拉到了自己身上,琳琅责怪他办事不利,觉得还是自己洗比较快,便把他打发走了。皇上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河边,回到营帐,小德子见皇上的衣服全都脏了,皇上担心脏衣服送到辛者库去,会暴露自己的身份,便让小德子亲自洗。

长庆趁夜黑悄悄往侍卫的饭菜里下毒,第二日官兵们都吃了下去, 纳兰容若带人来换岗,阿林向他禀报,最近几日不知为什么,老是觉得头脑发热,控制不住自己,容若心中疑惑,却不知道是为什么。 卫琳琅在林中捕捉一只小兔子,皇上却突然出现,让小兔子溜走了,皇上帮琳琅抓到小兔子,琳琅说这只兔子受伤了,刚才她看见这只兔子一直在往树上撞,皇上打算请个御医给兔子瞧瞧,琳琅对他能叫动御医非常吃惊,皇上撒谎说自己有个亲戚是当御医的,琳琅信以为真。几位御医被兴师动众地叫来,却是给一只兔子看病,御医诊断这只兔子竟然是中了一种名叫罗因曼陀罗的毒,服下这种毒之后,会让人情绪激动,渐渐控制不住自己,长期服用,还会成瘾。

皇上正要准备用午饭,营帐外的侍卫却突然失控,发狂一样地冲了进来,纳兰容若及时赶到,将躁动的侍卫拿下,皇上告诉容若,这群侍卫并不是造反,而是中毒了!他下令将今日之事隐瞒下来,谁也不准吐露半句。长庆再次秘密与神秘女子相见,他始终觉得在皇上身边的人下毒,成功的几率很小,神秘女子让他听自己的指挥,待几日后侍卫暴动,就是杀死狗皇帝的最好时机。皇上扮作侍卫夜探做饭的营帐,亲眼看到一名蒙面黑衣人到此下毒,他正要跟踪此人,走出营帐却撞见了琳琅,琳琅听说几名侍卫今天在吃兔子火锅,怕自己的小兔子被害,特意来找皇上要回兔子。皇上不想暴露身份,拉着琳琅返回做饭的营帐,被赶来的纳兰容若堵在了里面,琳琅与皇上躲在暗处,她一抬眼看见了纳兰容若,顿时愁绪满怀,回想当日在纳兰府中,两人相处的甜蜜时光,但现在近在咫尺,却不能相认。皇上出声召来容若,琳琅赶紧藏好,容若看到皇上的衣角,知道在这里躲着的是什么人了,皇上暗地里向容若使眼色,容若会意没有说出皇上的身份,琳琅趁没人注意自己,悄悄地离开了,她现在还不能见纳兰容若。

琳琅在河边与一群姐妹晾衣服,她无意中看到了纳兰容若,赶紧躲了起来。容若看到一名婢女很像琳琅,跑过来叫她,那婢女一回头,却还是那天在河边误认的那位,纳兰容若对两次失误深感抱歉,婢女对容若的才名早有耳闻,借机向容若讨要一首词,并指名是“一生一代一双人”的那首。那名婢女很快得到了容若手书的一首词,她在营帐里欣赏,见琳琅进来,忙藏到了被角里,琳琅根本没注意那婢女的神情,自再次见到容若,她便变得失魂落魄。半夜里众人都睡了,那婢女偷偷拿出容若的词作欣赏,琳琅被吵醒,小心翼翼地移过来,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,当她看到那熟悉的词作和书法时,顿时愣住了。


  
  
  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23 22:50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4集:琳琅与皇上花丛湿吻


        那名婢女告诉琳琅,这首词作是纳兰大人送给自己的,琳琅想起这首词,正是纳兰为其所作,不禁心酸异常。侍卫暴动被皇上压下的事情被神秘女子得知,神秘女子告诉 长庆,下毒计划失败,他们必须另想他法,长庆建议借刀杀人,神秘女人让他乖乖听指挥,他已经不是当年的贝子爷了,长庆暗中咬牙。皇上提着小兔子来给琳琅,琳琅见兔子伤好,想把它放了,皇上却抢过兔子,说还想再养几天,琳琅抢不过皇上,生气地发誓再也不理皇上了。

行围的重头戏——赛马大赛正式开场,皇上与容若一马当先,琳琅在花丛中采花,不防皇上骑马而来,皇上让她赶紧让开,琳琅躲避不及,皇上也被摔到了马下,两人一起滚到花丛中,嘴唇紧紧贴到了一起。琳琅赶紧推开皇上,皇上咬牙闷哼了一声,琳琅发现皇上受伤,掏出手绢为他细心包扎,皇上见琳琅的包扎手法,与当年良儿为自己包扎的一模一样,奇怪地问她为何会这样包扎,琳琅让他少啰嗦。皇上赛马受伤,清理赛道的首领前来领罪,皇上命两人都下去领二十大板,走出营帐,两位大人互相指责,之后分成两队前去盘查。陈统领发现一名形迹可疑的小太监,走上前去质问,长庆回过头来,给了他一记飞镖,陈统领顿时殒命。陈统领迟迟未归,海大人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,没有派人去寻找他。

皇上在琳琅为自己包扎时,发现她的手特别粗糙,他下令给辛者库的宫女每人派一瓶羊脂膏,以后按例发放。 纳兰容若又到洗衣的河边转悠,但在琳琅的刻意躲避下,还是没有见到他。皇上将包扎的绷带拆了下来,又来找琳琅给自己重新包扎,琳琅借机向他打听,宫内侍卫的生活如何,皇上的脾性如何,皇上借机把自己吹得仁慈无比,再问琳琅的包扎手法从何处学来,琳琅认为这种无聊的问题,根本不需要回答,反问皇上为什么会吃饭,皇上被他噎得一愣。

辛者库的宫女收到羊脂膏,纷纷感念皇上的大恩,皇上告诉容若,他遇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人。陈统领被人发现死于陷阱之中,全身被竹竿洞穿,细心的容若向皇上禀报,他怀疑陈统领不是死于意外,他胸口有一处切口平整的伤口,并非是竹竿所伤。这时有一侍卫向皇上反映,海大人在昨日清查赛道时,曾与陈统领发生过争执,之后他独自离开了大概有一盏茶的功夫。海大人在营帐内独自饮酒,长庆突然出现,并告诉他自己的身份,原来当年察哈尔亲王全家被杀,海大人和陈统领都是执行人之一。海大人顿时醒悟,陈统领是死于他手,但他明白得太晚了,长庆使力将海大人打晕,之后又将其扮作跳崖自杀的假象,恰被赶来的容若瞧见。

容若赶回营帐向皇上禀报,皇上不相信海大人会自杀,肯定是被人谋害,他下令让容若抓紧调查。神秘女子再来凉棚与长庆相见,她掀开斗篷,却是玉姑姑,玉姑姑斥责长庆擅自行动,如今他只是除去了皇帝身边的两个爪牙,弄得打草惊蛇,两人正在谈着,琳琅却因为躲雨闯了进来,长庆急忙躲到了里面,玉姑姑假装镇定与琳琅寒喧,琳琅追问刚才与她说话的是什么人,玉姑姑小心地隐瞒了过去,琳琅没有任何怀疑地走了。长庆让玉姑姑杀死琳琅,以绝后患,玉姑姑与琳琅朝夕相处,心有不忍,但在长庆的劝说下,仍然决定动手。玉姑姑返回营帐,见只有琳琅一人在忙活,她手持剪刀悄悄靠了过去,琳琅手中的东西却突然打翻,把她吓了一跳,辛者库的婢女冲了进来,玉姑姑只得把剪刀收了起来,众人追问发生了什么事,琳琅支支吾吾地说,自己准备给玉姑姑熬的姜汤洒了。

皇上与容若一起去检视海大贵的尸体,皇上令人解开他的外面的盔甲,发现里衫全部破碎,推断这外面的盔甲是后来有人给他穿上的,海大人是被人谋害而死,容若对皇上的智慧深深佩服,皇上令他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查清楚。军中开始进行严密的盘查,长庆和玉姑姑小心应对,长庆提议由琳琅当替罪羊,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,玉姑姑犹豫着答应了。琳琅向玉姑姑告假,要趁夜去河边一次,因为她与皇上约定好,今晚亥时三刻要在那里取回自己的小兔子,这话正中玉姑姑下怀,玉姑姑拿了一件披风让琳琅披上,嘱咐她快去快回。


  
  
  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23 22:50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5集:误中圈套 琳琅受尽酷刑


        琳琅来到河边,皇帝提着小兔子前来赴约,他一直怀疑琳琅就是当年的良儿,所以一再的试探,怎奈琳琅早已失忆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皇帝发现琳琅与良儿有诸多相似之处,不仅会唱良儿的那首童谣,还在手心里画小老虎,这让他更加确定琳琅就是良儿,原来他一直在自己身边。 长庆披着与琳琅一样的披风,故意在河边生火引起侍卫生疑,侍卫发现了长庆遗失的因陀罗散,沿着河边搜索,他们发现了独自返回的琳琅,把她当成投毒者带回去审问。

纳兰容若带领一众侍卫,再次来到海大人投崖的地方,他冒险跳下悬崖,发现之下另有天地,原来海大人真的是被谋杀的。琳琅不肯招认自己是投毒者,说侍卫叶三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,侍卫首领因此认为她在撒谎,因为侍卫中根本没有一个叫叶三的。侍卫为让琳琅招认,对其使用酷刑,幸亏皇上赶来询问审讯情况,听到帐内的惨叫声,急忙冲进来将她救下。琳琅在陌生的营帐醒来,发觉骗自己的叶三就在身边,气愤地打了他一巴掌,刚进营帐的小德子看到这一幕,尖着嗓子直斥她大胆,竟敢掌掴皇上!受惊过度的琳琅不知如何收场,索性双眼一闭假装晕了过去。

皇帝知道琳琅是在装睡,与小德子一唱一和地捉弄她,一会儿要用针扎,一会儿要脱衣服,琳琅吓得连忙下床下跪,向皇上请罪,皇上关心琳琅的伤势,见她没有大碍,让小德子送其回去,并召御医为其诊治。纳兰向皇上禀报自己的崖底的发现,原来海大人确实是被凶手推入崖底致死,而后凶手又伪装成海大人的样子,跳下悬崖让众人看到,自己却攀着藤蔓荡到了崖底,给海大人换上了完好无损的外衣,等侍卫们赶到,凶手已经逃得没影了。除此之外,纳兰还发现了杀死陈阿泰的三角飞镖,确定二人都是被人谋杀,而且凶手可能是同一个人。

营帐周围盘查日严,玉姑姑觉得长庆迟早暴露,让他去向皇上自首,以免连累他人,长庆表面上答应着,心里却另有一番打算。长庆要玉姑姑给自己做一双新鞋,之后把这双鞋送给了太监长胜,并交给他玉姑姑的纸条,要他依上面所写的行事。长胜冒险行刺皇上,暴露后仓皇而逃,长庆在半路将其劫住,长胜看到劫住自己的长庆,明白是他故意设计陷害自己,他知事已无可挽回,举起尖刀自尽而亡。容若在长胜的营帐内搜到了数封密信,证明他确是下毒及杀害两位统领之人,皇上认为此案可结,他让容若好好嘉奖那位抓住长胜的太监。

玉姑姑找到长庆,质问他陷害长胜之事,两人一言不和动起手来,长庆武艺高强,玉姑姑奈何不得,长庆劝玉姑姑想开些,说到底长胜只是一枚棋子,留着他比长胜用处更大,玉姑姑气愤地撒了手。琳琅伤势渐复,皇帝暗示小德子带她来给自己赔罪,琳琅见到皇帝再不敢造次,请求皇上饶恕自己先前的不知之罪,皇上用御笔将她的脸画成了老虎的模样,并让她回去好好想想,自己究竟忘记了什么。琳琅不明白皇帝的用意,愁眉不展地回到辛者库,众姐妹看到她的样子都大笑起来,琳琅想赶紧把脸洗干净,玉姑姑却告诉她,这是御笔所画,没有皇上的旨意,谁都不能洗去。

纳兰到辛者库附近,在众多的婢女中细细查看,还是没有见到琳琅,他失望地转身而归,而琳琅脸上被涂得乱七八糟,正在抻一条洗好的床单,两人再次错过。黄昏时分,小德子又来宣召琳琅,让她为皇上重新包扎伤口,皇上看到她就这样子过了一天,心里又生气又好笑,他把琳琅叫到身边,用手帕将她脸上的墨迹擦去,然后问她是否想起了什么?琳琅不知道皇上到底让自己想什么,皇上疑惑地皱起眉头,他很难相信琳琅会连那么重要的人和事都可以忘掉,她不是装的,就是记性太差。


  
  
  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23 22:51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6集:重叙旧情 容若执着追至爱


        皇上看琳琅的样子不像装的,让她回去再好好想想,明天这个时间来告诉自己。琳琅走出皇帝的营帐心烦不已,她觉得皇上肯定是故意整治自己,所以无论她做什么都是错。 长庆与琳琅这对兄妹在营帐前擦身而过,两人相见不相识,走向了相反的方向。 纳兰容若无意中查阅当值记录,发现了 卫琳琅的名字,他跑到辛者库询问,得知琳琅就在河边洗衣。容若急匆匆地跑到河边,却没有发现琳琅,琳琅洗衣回来,婢女 玉箸告诉她,纳兰大人正在找她,琳琅正不知如何应对,小德子却来传召琳琅去晋见皇上。

辛者库众姐妹见琳琅接连受皇上与纳兰大人的召见,羡慕得不得了,琳琅再次向皇上澄清,自己真的不是良儿,皇上却十分确定,再多的巧合她都可以否认,但掌心的小老虎却说明了一切。纳兰容若不顾小德子的阻拦,闯进了皇帝的营帐,琳琅听到容若的名字,心中一惊,转身的刹那把一盒棋子扯到了地上,玉棋纷纷溅落,琳琅与容若四目相视,那些在府中相处的时光,纷沓而来……

小德子将琳琅赶出营帐,琳琅心神不定地回到辛者库,一颗芳心却不知落在了何处。皇上与纳兰容若来到河边谈心,两人互有心事,皇上疑惑琳琅为何不肯承认自己是良儿?容若忧心琳琅老躲着自己,是否还记得那些互许的誓言?他们都不知道,两人心心念念的竟是同一个人,一根丝线将三人的命运紧紧绕在了一起。

容若在树林找到琳琅,将她紧紧拥抱在自己怀里,琳琅轻轻挣脱了他的怀抱,她知道纳兰明珠对这个儿子寄予后望,不会允许他们在一起。容若看到琳琅仍带着他送的玉佩,断定她对自己还是有情,琳琅想起当年两人为何分开,坚决地告诉他,两人是不可能的。容若在河边放起风筝,引得一群辛者库宫女前来围观,琳琅知道风筝的那头是容若在牵着,突然风筝线断,风筝摇摇摆摆地飞到了树上,容若怅然若失,琳琅觉得两人的感情就像这风筝,迟早有一天会断。

小德子揣测圣意,将琳琅带进了皇上的营帐,还让她以后不必通传,每日到此即可,琳琅认为这样不合规矩,轻声拒绝了他,皇上不动声色,他知道琳琅并没有攀龙附凤的心思,不想勉强她。琳琅爬到树上,想取下挂在树枝高处的风筝,容若远远瞧见,急忙跑了过来,树枝不堪重负就要断裂,容若让琳琅赶紧跳下,他一定会把她接祝琳琅闭上眼睛跳到了容若怀里,容若透过琳琅捡拾风筝的举动,断定琳琅口是心非,她对自己还是有情的,容若劝琳琅不要骗自己,他一定会请求皇上,让两人在一起,当今皇上是有德明君,待他犹如兄弟,一定会答应他的请求。

长庆在做饭的营帐里,发现了一个来偷吃馒头的婢女,小婢女见被人发现,害怕地将馒头分给长庆一半,这天真的举动让长庆想起自己的妹妹,一颗心顿时柔软了下来。长庆拿出包子给小宫女吃,小宫女许诺将来一定报答他,她说自己的姐妹中有一个人深受皇上器重,将来一定会有出头之日。辛者库众宫女在一起谈论将来,琳琅说自己只想找一个能真心待自己的人,那样不管将来过得如何,她都不会后悔,如果等不到这个人,那她也绝不会将就,就像玉姑姑一样老死宫中也挺好。玉姑姑听到琳琅的话,触动了伤心事,她想起曾与自己深情相依的夫君,禁不住濡湿了眼眶。容若来借机来晋见皇上,他还未说出自己的请求,皇上却告诉他,原先的故人确实是因不想攀龙附凤,所以才不和自己相认,皇上问容若该怎么办,容若让皇上努力争取,皇上受到了鼓舞,下定决心要把琳琅弄到身边。


  
  
  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23 22:51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7集:箫簧合奏 打赌赐婚


        琳琅用占卜测试自己能否与纳兰共结连理,三个中两个是一样的,她非常欣喜,觉得胜算很大。婢女 翠隽见状也要来算一算,测试的结果三个全是一样的,翠隽欢天喜地的叫起来,琳琅不知道上天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翠隽嫁给纳兰的几率比自己更大?翠隽当着琳琅的面,毫不掩饰对纳兰的喜爱,琳琅觉得有些愧对她,她取出一支心爱的玉簪赠给翠隽,翠隽刚要把它带到头上,玉簪掉到地上摔碎了,琳琅看着断成两截的玉簪,心想这会不会是个不祥的预兆。

原敬事房掌事长福滥用刑罚,责打手下的小太监, 长庆打抱不平多说了两句话,长福下令将他也打二十大板,杖刑正在执行,皇上的圣旨到了,长庆因上次拦截刺客长胜有功,从即刻起被晋升为敬事房掌事,原掌事长福就地罢免,两人的身份立即颠倒。 纳兰容若与琳琅在河边相见,容若让琳琅放心,最坏的结果是皇上不允,那他就等琳琅出宫,名正言顺地娶她,琳琅忧心忡忡,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顺利。

琳琅碰到受了杖刑的长庆,心善的她送给长庆一瓶伤药,长庆已经看出,她就是那天撞破他与玉姑姑相见的小宫女,留心打听她在何处任职,以后该怎样找她,琳琅不知有诈,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。皇上召琳琅晋见,宣布要将她升为御前宫女,他让琳琅弹奏当年唱给自己的童谣听,琳琅却说她不通音律。琳琅刚回到辛者库,皇上赏赐的新衣、礼物便接连而至,众宫女都羡慕得不得了,玉姑姑问琳琅是否愿到御前去当差,琳琅扪心自问,她确实更愿意留在辛者库。

琳琅捧着新衣来到皇上的营帐,坦言自己不愿到御前当差,皇上有点生气,质问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,小德子斥责她简直不识抬举。琳琅回到辛者库,嬷嬷们对她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大家都责怪她竟敢惹怒皇上,琳琅忍着不做争辩,她把馒头让给同帐的姐妹,自己端着脏衣服去了河边。

长庆来感谢琳琅送的伤药,他询问琳琅不去御前伺候的原因,琳琅只说她不愿过担忧害怕的日子,长庆看着她目光幽深。皇上看到琳琅又在河边洗衣,心中有所不忍,琳琅却让皇上离开,这里不是一国之君该来的地方。琳琅回到休息的营帐,众姐妹欢天喜地,原来皇上已经下旨,给辛者库每人在申时加餐,这样大家都可以吃饱了。琳琅来河边见容若,追问他有没有向皇上提两人的亲事,容若告诉她,今天皇上收到前方捷报,心情非常不错,他一定会把握住机会,求皇上将琳琅赐给他。

皇上与纳兰容若喝酒长谈,皇上感叹对付心爱的女子,不能像对吴三桂一样,披荆斩棘手到擒来。容若正要向皇上提他与琳琅的事情,皇上却话题一转,拉着他到帐外舞剑。琳琅在河边吹箫,箫声传到皇上与纳兰耳中,皇上一时兴起,弹起琴簧与之应和,容若知道箫声出自琳琅,对箫声的美妙大加赞赏,并确定吹箫之人是名女子,皇上见容若如此肯定,索性与他打起赌来,若吹箫之人确是女子,就赐给容若,容若立即喜形于色。

小德子奉命来辛者库探查吹箫之人,众宫女都不知道是谁,琳琅返回营帐,大家知道琳琅有一支玉箫,问她是不是吹箫之人,刚才德公公来传旨,说皇上要嘉赏吹箫之人,琳琅不敢承认,因为她刚刚对皇上说过,自己不通音律。琳琅发现河边洗好的衣服上,被人踩上了好多脚印,正巧皇上过来,琳琅以为是皇上干的,问他这些脚印是否可以洗掉?皇上被问得莫名其妙,德公公押着几个嬷嬷过来,原来是她们踩上了这些脏脚印,为的是给琳琅一个教训。皇上见琳琅被人欺负,心中极度不爽,他再度下令让琳琅到御前任职,不得回辛者库。

容若高兴地来找琳琅,问昨晚吹箫的人是不是她,琳琅点头承认了,容若更加兴奋,他告诉琳琅,皇上已经答应,若吹箫之人是女的,就赐给自己,他认为现在琳琅就可以准备嫁妆了,琳琅却笑得有些勉强。琳琅感到左右为难,若承认吹箫之人是自己,那她就是犯了欺君之罪,但若不承认,她与容若的婚事又将告吹,她现在终于明白,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
  
  
  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23 22:51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8集:费尽心机 讨好皇上


        容若特意找到德公公,问他是否找到了吹箫之人,德公公告诉他,现在还是毫无头绪,容若正要向他透露一点风声,皇上走了过来,让容若陪他去喝酒解愁。琳琅在小宫女的启示下,决定做一些事情讨皇上开心,她来到皇上的营帐,下跪请求皇上宽宥,并说自己愿意到御前当职,皇上对她的出尔反尔非常生气,不太想搭理她,琳琅只得跪在营帐外不肯离去,皇上只一小会儿便心软,让德公公出去赦免了她。

琳琅正式来到御前当职,她费尽心思安排皇上的饮食起居,皇上觉得非常顺心。琳琅向小德子打听皇上的喜好,小德子吓得捂住了她的嘴,原来打听皇上的隐私是宫内忌讳,琳琅第一次觉得皇上有些可怜。皇上带琳琅去放小兔子,德公公告诉她,之前小兔子体内毒素未清,所以皇上一直把它留在身边伺候,琳琅这才知道,先前一直错怪了他。

德公公意外扭伤了脚,把照顾皇上的重任全都托付给了琳琅,琳琅陪皇上批阅奏折到深夜,之后又伺候皇上更衣。辛者库众姐妹见琳琅夜深未归,大家猜想她是否侍寝了,玉姑姑让她们不要乱说。皇上私藏的良儿手帕掉到了地上,琳琅无意中说出这手帕是自己的,皇上抓住她的手非常激动,他以为琳琅终于承认自己是良儿了,谁知琳琅还是疑惑不解的样子,皇上有些生气了,把她赶出了营帐。

纳兰无意中听到几名侍卫的谈话,知道琳琅竟然就是皇上一直所说的故人,皇上对她非常喜欢,现在已经把她召到御前伺候。 纳兰容若的心凉了半截,他跑进皇上的营帐,正巧皇上有火难发,两个大男人跑到河边,大打了一架这才泄火。 翠隽暗恋容若许久,禁不住向琳琅倾诉心事,琳琅觉得自己瞒着她和容若的事情,心里有些抱歉。容若找到琳琅,问她是否在瞒着自己什么事,琳琅不知如何说,但她为了两人的婚事,一直在努力,容若见她还不说实话,心里有些郁闷。

琳琅绣了一块鸳鸯手帕,想送给纳兰表白心思,手帕却意外地被身后的皇上捡到了,皇上误会琳琅对自己有意思,只是碍于身份,不敢坦白而已。琳琅收集露水为皇上泡茶,皇上与德公公远远看着,心中欣喜非常。玉姑姑想起丈夫吴应熊的惨死,禁不住泪流满面,原来她是因为这个恨毒了 康熙皇帝,一定要杀了他为夫报仇。皇上弹奏琴簧,要琳琅唱起那首童谣,琳琅唱得非常动听,皇上问她要什么赏赐,琳琅只求皇上,以后如果自己犯错,能获得皇上的谅解。容若在河边焦急地等待琳琅,琳琅终于赶到,她告诉容若,明天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他,但现在暂时保密。

皇上又听到了那晚的箫声,他与小德子赶到河边,见在玉兰树下吹奏的竟是琳琅,他顿时想起琳琅那天对自己所说的话,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。正在巡营的纳兰也听到了箫声,他立即明白琳琅指的好消息是什么了,心中涌起了无尽的欣喜。皇上回到营帐忧思满怀,德公公提醒他与纳兰大人的赌约,皇上拿出琳琅的鸳鸯锦帕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
  
  
  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23 22:52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9集:相约私奔 远走天涯


        卫琳琅在御厨房为皇上做杏仁酪,玉姑姑和 玉箸过来给她帮忙,玉姑姑趁机在里面下了因陀罗散的毒,琳琅试喝之后,觉得身体有些发热,但她丝毫没有疑心什么。 长庆做了几样好吃的点心送给玉箸,他向玉箸讲起自己妹妹的事情,玉箸让他把自己当作妹妹就好。琳琅来给皇上送杏仁酪,却意外打破了瓷碗,琳琅连忙跪下收拾好碎片,向皇上谢罪。皇上询问琳琅到底通不通音律,她为什么要欺骗自己?琳琅支吾地回答,她当时只是不想为皇上弹琴……皇上看到琳琅害怕的样子,怎么也硬不起心肠,他走下御座,对琳琅倾诉自己的心意,琳琅却突然把持不住,抓起架上的长剑向皇上刺来。皇上喝住欲上前动手的侍卫们,亲自夺下了琳琅手中的长剑,琳琅汗流浃背,在皇上怀里昏了过去。

御医来为卫琳琅诊治,发现她中了因陀罗散的毒,而且所下份量极重,足以令人致命。皇上按御医的方法,将卫琳琅泡在冷水中,并下令不准任何人入内。卫琳琅醒来整好装束,来向皇上请罪,皇上告诉她,那碗杏仁酪里被下了因陀罗散,卫琳琅吓得脸色顿变,皇上相信下毒的绝不是她,询问是谁让她做这碗杏仁酪的,琳琅微一迟疑,回答说是自己想做的,皇上让琳琅暂且按兵不动,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地回到辛者库去。

皇上让纳兰彻查杏仁酪被下毒一事,长庆与玉姑姑见面,他认为玉姑姑太过愚蠢,让她想法子再找个替死鬼,玉姑姑做了一身新衣送给小太监长安,一直承蒙玉姑姑照顾的长安,愿意为她做任何事。长安在做饭的营帐被侍卫抓住,他对在杏仁酪里下毒一事供认不讳,并说自己与长胜是同伙。长安在被押解回京的路上自裁,玉姑姑听后心有戚戚焉,长庆说玉姑姑对自己的人真是狠心,不过这种狠心也有好处,玉姑姑沉默不语。

皇上在营帐里辗转思索,是该履行承诺,将琳琅配给 纳兰容若,还是继续将她留在身边?他捧着琳琅的手帕,觉得不能辜负了这份情意,终于下定了决心。皇上将纳兰召来,直言琳琅就是他寻找了十年的良儿,他不能将琳琅配给他,纳兰内心失望至极,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。杏仁酪的事暂且告一段落,卫琳琅到皇上的营帐来伺候,皇上让她躺到床上,令御医为其施针,继续拔除身上因陀罗散的毒,琳琅在施针的时候睡了过去,她做了一个梦,梦到了十岁那年与叶三相遇的情景。琳琅叫着“叶三”的名字醒来,皇上以为她终于想起了过去的事,急忙过去拉住她的手,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激动和喜悦,琳琅内心诚惶诚恐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纳兰约定与琳琅私奔,恰被长庆看见,长庆找到玉姑姑,告诉她机会来了。这晚,在营帐批阅奏折的皇上,听小德子说琳琅生病了,按捺不住地想去看她,他们走到辛者库的营帐外,看到一名酷似琳琅的女子向河边走去,皇上连忙跟了上去,那女子站在河边不动,皇上示意小德子回去等自己,自己悄悄地向“琳琅”走去,而此时的琳琅已经和纳兰同乘一骑,奔着海角天涯而去。长庆瞅准时机,一棍将皇上打晕,当年就是因为这狗皇帝一张圣旨,害得他家破人亡,为了替家人报仇,自己不惜净身入宫,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。

小德子在营帐外等了许久,都没见皇上回来,他带领几个太监前去寻找,但大家找了半天,没有发现皇上的影子,小德子觉得事情不妙,当即下令放响箭召集所有侍卫。正在策马急施的容若,看到响箭示警,知道皇上遇到了危险,他向琳琅道歉,必须先回去救皇上,琳琅也同意他这样做,两人一起返回了营帐。容若向德公公打听皇上失踪前的情况,得知皇上当晚是去找琳琅才失踪的,他带领侍卫们开始了再度的搜寻。琳琅在河边呼唤皇上,她突然听到地下有点动静,等她扒开土堆,推开上面的木板,赫然发现皇上就在里面,原来有人将他活埋在了这里。玉姑姑在一棵树背后,看到琳琅竟然救下了皇上,拔出一把短剑走了过来,琳琅高声呼救,纳兰容若及众待卫很快赶来,玉姑姑怕有人发现自己,急忙退进了树林里。

御医诊断皇上没有大碍,只是在下面憋闷过久,脑部有些缺氧,要过一会儿才能醒来,大家都松了一口气。


  
  
  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BT神话论坛 ( 沪ICP备09074267号 )

GMT+8, 2024-2-28 21:24 , Processed in 0.069866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